易信必须在价值假设上为用户提供高于微信的价值,这一点电信和网易的合作显然比移动和联通更超前

摘要这是微信继今年四月、七月后,又一次大范围失灵。前两次事后解释的原因,一次是机房交换机出硬件故障,一次是路段施工导致光缆被挖断。这次不知道事后总结会是什么。在上次出现大规模故障后,马化腾已正告微信要加强
…8月19日即时通讯/IM产品“易信”发布。嗖嗖地已目前已上了App
Store前三名。微信为表示对友军的庆贺,英勇地于当日晚上10点左右挂掉。公众平台、朋友圈、游戏等链条环节,一一崩溃,无法连接。以上一半玩笑。真实的另一半是:微信真的又出大规模故障了。微信团队在新浪微博的告示如下:这是微信继今年四月、七月后,又一次大范围失灵。前两次事后解释的原因,一次是机房交换机出硬件故障,一次是路段施工导致光缆被挖断。这次不知道事后总结会是什么。在上次出现大规模故障后,马化腾已正告微信要加强容灾处理能力建设。这次“出错”的时机出现得太有趣了。欢迎明天阴谋论者们踊跃登场。

摘要微博在左端,拥有最强的媒体属性和开放度,但属于弱关系。微信在右边,拥有最强的用户社会关系和封闭性。对于易信来说,它选择了一条和微信直接竞争的道路,但面对微信业已建立起的领先优势,易信这条路会有多大的胜
…微博在左端,拥有最强的媒体属性和开放度,但属于弱关系。微信在右边,拥有最强的用户社会关系和封闭性。对于易信来说,它选择了一条和微信直接竞争的道路,但面对微信业已建立起的领先优势,易信这条路会有多大的胜算?2013年8月对于中国互联网行业来说是个热闹的月份。8月5日这一天,微博和微信都作出了新品发布,微信5.0上线,微博发布"微博淘宝版",只是在全民打飞机的高潮带领下,微博淘宝版的关注人气看上去没有那么高。本来打算就此写篇题为"微博向左,微信向右"的文章,没想到8月19日横空杀出了易信这匹黑马,遂决定题目加上"易信哪儿走"最早发迹的新浪微博充分发挥了母公司新浪网的强媒体属性,过名人效应启动,热点事件助推,迅速成长为中国具有社会价值的社会化媒体,尽管在微博的发展过程中,新浪也一度寄望于将微博打造成一个同时拥有强弱关系的社交网络。无奈强于媒体运作的基因和对用户产品开发经验的缺乏导致微博最终还是成为了一个社会化媒体平台。它满足了大众对于明星名人及热点事件的及时迅速的窥探欲。本质上,微博还是延续了媒体从吸引眼球到贩卖流量的商业模式,只是换了更快更便捷的载体。经过近四年的发展,微博确立了自己在中国社会化媒体的领导地位。虽然在商业化的道路上遇到了困难,但微博商业化的模式延续坚持了面向企业客户,从微博品牌展示广告、到信息流广告、到最近和淘宝的电商方向合作,都还是将流量从商家变现的商业模式。由此可见,微博的发展道路选择了:“媒体–关注–流量–向企业变现”的模式。随后出世的微信被认为是微博最大的竞争对手,但微信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微信同样延续了母公司的基因,基于QQ时代积累的社会关系迅速复制到手机移动端,以双向关注机制建立起QQ那样的强关系网络。微信的这种用户强关系的优势在于转移成本的高昂。就像QQ一样,因为大家都在用QQ,就算自己有再多不满,也还是得继续使用QQ。相对来说弱关系的迁移就容易的多,用户可以在微博上关注行业名人程苓峰,同样可以在微信订阅号中关注程苓峰。但如果用户的好友都开始用微信语音沟通,自己恐怕也很难再继续用微博私信和好友交流吧。微信通过建立用户的强关系黏住用户,然后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来尝试直接收费,比如通过上线游戏中心来开始自己最擅长的“向用户收费”的微支付模式。最终将微信打造成用户移动互联网的入口,通过提供各种增值服务向用户收费。由此可见,微信选择的另一条道路是:“用户–社交关系–粘性–向用户收费”的模式。由此可见,微博和微信代表了媒体属性和社交属性这两端。微博在左端,拥有最强的媒体属性和开放度,但属于弱关系。微信在右边,拥有最强的用户社会关系和封闭性。将媒体帐号和朋友圈分离开是重要的举措。避免了像微博那样的过度信息骚扰。微博的活跃度下降是因为对普通用户而言,他们的社会关系在微博上越来越弱,自己发的内容渐渐缺乏来自好友的反馈。用户的强关系被微信的朋友圈转移了,通过双向关注剔除了陌生非好友帐号,保证了朋友圈都是熟悉的朋友,也保证了内容的少量,不被好友遗漏,被阅读被回复的概率更高,这有效的提升了微信的活跃度。新近出世的易信被认为是微信最大的竞争对手。易信通过手机号注册,导人手机通讯录关系,是直接将用户现实的关系导入,并利用和中国电信的合作易免费短信、免费电话留言手段试图替代用户传统的通讯需求。同时将易信朋友圈评论开放所有人可见,这与微信朋友圈评论的隐私是重要差别。易信的这些差异化是否能增加其与微信的竞争筹码?能否保证其成为一个成功的移动互联网创新产品?美国作家Eric
Rise在《精益创业》一书中提到一个创新产品能否成功有两个重要的假设:价值假设和增长假设。价值假设衡量的是当顾客使用某种产品或服务时,它是不是真的实现了其价值;增长假设是用来测试新顾客是如何发现一种产品或服务的。对于微博来说,其价值假设是改变了媒体信息的传播方式,给用户提供了一种更加自由获取信息的渠道,有效的满足了用户的信息需求;对于微信来说,其价值假设是为用户构建了一个移动化的社交人际沟通平台,有效的满足了用户的社交需求。对于易信来说,其价值假设和微信相同。显然为了同微信竞争,易信必须在价值假设上为用户提供高于微信的价值,于是乎免费短信、电话留言、更清晰的语音等功能成为易信的寄望的竞争优势点。但面对腾讯这样一个重视用户体验的公司来说要追赶以上几点应该不会太困难。反过来,易信要追赶上微信在对用户人际关系把控这块的优势来说则困难的多,微信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说是得益于QQ多年的人际沉淀。易信恰恰缺乏的正是人际关系这块最核心的优势,因此易信急于通过导入手机通讯录关系试图迅速建立起用户的人际关系,无需对方确认的单向好友关注和微博的模式相同。这样的模式虽然有利于快速增加用户的好友,但双向确认机制的缺失会导致关注更容易发展成为微博一样的弱关系网。微博和微信的实践已经证明弱关系网络相较于强关系网络在用户活跃度上的差距。易信这种一开始为了追求用户量而采取弱关系链拓展好友的策略也许会为其未来的活跃度造成影响。说到用户量的增长速度正是第二个假设增长假设的设定。增长假设关注业务和用户增长的模式和速度,是靠自身内生性的增长还是靠广告营销维持增长?增长的速度有多快?这些将决定一个创新产品是否能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微博的增长假设来自于大众对于明星名人的关注兴趣。微信的增长假设来自对用户QQ好友关系的迁移。易信的增长显然是要依靠通讯录关系的导入。相较于前两者的增长方式,手机通讯录对大众来说更为隐私,大众对于这种方式的接受程度也会影响到易信的增长速度。最后,从根本上来说,移动互联网产品都是提供了一种服务的体验,这种体验的过程就是占据用户使用时间和黏性的过程。微博和微信虽然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但面对同一个用户,面对每天只有24小时的刚性约束,它们的竞争更多是体现在对用户体验时间的挤占上。使用一种应用的时间长了,另一种就会相对减少。微信就是因为对微博用户时间的挤占才造成了对微博的威胁。对于易信来说,它选择了一条和微信直接竞争的道路,也就是打算挤占属于微信的用户体验时间。但面对微信业已建立起的领先优势,易信这条路会有多大的胜算?当用户尝鲜的兴趣逐渐退却,易信会往哪儿走?

摘要想到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即时通讯工具的长期使用者,从ICQ、OICQ、MSN、SKPYE、飞信再到今天的微信等等,先后使用过数十个IM,但坚持使用至今没有间断的却只有QQ,至于说微信也是由QQ推广而来。想到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即时通讯工具的长期使用者,从ICQ、OICQ、MSN、SKPYE、飞信再到今天的微信等等,先后使用过数十个即工具时通讯aah,但坚持使用至今没有间断的却只有QQ,至于说微信也是由QQ推广而来,甚至说微信好友也大多是从QQ好友中来,其他的都因为种种原因如匆匆过客,来得快去的也快。如今,几乎没有了任何的注册冲动,去尝试一些新的即时通讯工具,不管其装配了多少子弹。比如移动的JEGO,其给我带来的兴趣不足一天。不禁要问,是市场饱和还是创新缺乏?最近,先是广东联通和腾讯合作推出“微信沃”,又是广东电信和网易推出的“易信”成为业界讨论的热点话题,然而对我来说,无论是“微信沃”还是“易信”却没有一点吸引力让我去尝试注册和使用,或者说我本身就不是这类业务的潜在用户呢!思考之余,让我连带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最近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业界似乎都有一种声音,那就是革运营商的命,而且随着OTT业务爆发,这种声音更是叫嚣尘上。几乎圈外人士早已给运营商判了死刑,要么当好你的管道运营商要么就等死。这几乎和最近张瑞敏说的,传统制造业要么触网要么死亡一个路数。那么,我不禁要问,难道真的只有被革命的份,而没有革别人的命的份吗?以即时通讯工具为例,中国三大运营商先后推出飞信、JEGO、翼聊、易信、沃友等等分属三大运营商的IM业务,名字不同但所实现的业务并无太大差距。至于说发展,也不能不说差,随便一项拿出来就有上千上亿的用户,但其影响力和微信、QQ等比较,却差的太远。至于说原因,网上随便一搜,就能搜出各种专家提到的上百种理由。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被归结为公司体制。似乎就是说,只要这种制度不变,就只有被别人革命的份而没有革别人命的份。比方说,某运营商老总曾经说过,运营商缺乏互联网疯子,结果后来真的引进了一些所谓的“疯子”,但这些“疯子”最后都是“高调”的进去,“低调”的出来,甚至,一些互联网疯子到了运营商便“不治自愈”了?总结曰:水土不服。再比如移动互联网业务的运营,一度也是不温不火,结果一讨论还是体制问题,于是从体制上进行了很多的探索,比如业务发展基地化,互联网运营公司化,凡此种种都可以看出中国运营商在面对移动互联网的革命大潮时,不是不努力,而是努力的有点过头,甚至有点摸不着头脑。而当OTT冲击成为2013年的热点话题时,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所作出的一些新动作,可以看作是最新的调整和尝试,总结一下,主要有这些改变。第一,既然体制短时期内无法改变,也不可能引进大批互联网“疯子”的情况下,主动向OTT运营商靠拢,去学习和摸索互联网公司的创新之道。从易信看,显然比广东联通和腾讯的合作更深入一些,其后续的创新可能更有看头。第二,更加主动的把自己的资源开放出来合作,而不是被动的开放和被动的合作。做到开放的资源心里有数,合作的项目心里有数。比如易信中电信开放短信、语音、流量和营销渠道等,把这些做好了即可,不去投入过多资源来左右业务的发展。业务的竞争力由合资公司的竞争力体现而不是从中国电信的投入来体现,这有别于某些运营商以KPI高压模式推广移动互联网自营业务。比如易信中,电信推出免费策略,看上去有些“挥刀自宫”的感觉,但从运营商实际推广业务看,免费比所谓的收费更能带来新的价值,这是3G时期独特的商业模式。第三,从事业部到独资公司再到合资公司,管理模式的不断探索有利于让业务发展独立于运营商原有体系。这一点电信和网易的合作显然比移动和联通更超前,合资公司有利于责权利的界定,有利于企业的自我发展。比如明确易信所需的IDC成本,以及与联通、移动发生的网间结算,均由合资公司承担。第四,和主流OTT运营商合作,各自拿出自己的优势核心资源,彼此互补,形成比各自作战更有竞争力的优势。比如网易操盘整个业务的规划、开发和运营,这发挥了一向以“产品经理”著称的网易体系优势。对于电信而言,其在定制终端和自有渠道以及管道资源的投入更进一步给易信的快速布局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最终形成1
1>2的效应。第五,在融合大潮趋势下,以更开放的心态,打破三大运营商的藩篱,以移动终端大平台为契机,双方各取所需,共同开发移动互联网这一大蛋糕。比如易信无差别为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的手机和固话用户提供移动互联网服务,这比早先三大运营商只为自己的客户开发IM有很多的进步。而对于网易而言,在腾讯微信的强大攻势下,自己单打独斗显然很难有胜算,和电信的合作有利于其战斗力的加强。加之中国电信去“电信化战略”和网易移动互联网战略的契合,相信易信仅仅是个开头,强烈的合作意愿是成功的基础。至于说易信本身发展如何,凭借双方的资源整合和易信推出的一些业务特色,短时内达到既定目标不是问题,关键在于能否留住用户,能否在后续运营中不断提升体验,将电信竞争力和互联网竞争力合二为一,形成新的合力。从这一点讲,我认为运营商革别人的命是有机会的,一是互联网二是金融,但至于怎么革,也许就会在这些不断深化的合作中摸索产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娱乐3730-娱乐场官网app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